主页 > F生活通 >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 >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台湾寿险业的保费收入来源过于集中在储蓄性质的商品,以致于吸收大量银行存款,造成资金去化困难,金管会日前研议修正「人身保险商品审查应注意事项」,强化商品送审利润测试、宣告利率及销售后管理机制,以确保商品利润合理性。

金管会出面严管类定存保单后,市场上出现两种反应,以利变保单为主力的业务员开始跳脚,觉得政策要断自己生路,而早就转型的寿险公司,则显得从容不迫,因为吸收资金对保险公司而言,就是一条不归路。

去(2018)年寿险业汇兑损失2300亿元,而趸缴利变保单的保费收入总共收进4400多亿元,汇损相当于赔掉了一半以上吸收来的存款,而让保险公司如此躁进的原因,就是这些保单宣告利率都在2%以上,为了不出现利差损,只能往高报酬的海外投资。

根据寿险公会统计,2017年寿险业趸缴利变型保单保费收入占趸缴保费54.7%,到了2018年则降到47.8%,一年减少7%,主要由大型寿险公司带头调整商品结构,当大家一窝蜂抢进利变保单市场,决定转型的寿险公司,究竟看到什幺危机?

保户爱解约 寿险资金难长期布局

类定存保单最常见的形态,就是寿险同时兼具生存还本功能,也就是所谓的生死合险,至于还本方式则有缴费期间逐年还本;另一种形态就是缴费期满后一次领回的养老险;还有一种增额型寿险,虽然以终身形态存在,但宣告利率高于定存,保户往往在保价金超过总缴保费后就会想要解约,当作定存入袋,使得台湾寿险业每年1.8兆的保险给付当中,就有4成是用于支付解约金。

利变保单的宣告利率至少2.75%起跳,保险公司收了保费最好将资金放在相对稳健的长年期公债,但体质良好的政府公债不会提供这幺高的利率,必须多冒一点风险将资金放在高收益债及海外股市,以提高变现性及获利性,来因应保户随时解约的可能性,但近几年汇率变动剧烈,2017年寿险业汇兑损失就超过1700亿元,隔年又飙到2300亿元,让寿险公司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。

汇损逐年扩大 大型寿险公司与类定存切割

2017年有不少公司趸缴利变保单占率超过趸缴保费9成,包括南山、新光、中国、全球、远雄、台银、宏泰、元大等8家(详表一),其中新光、全球、远雄、宏泰、元大甚至高达99%,而富邦及台湾人寿的趸缴保费,也有超过8成5来自利变保单。
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而趸缴保费收入第一名的国泰人寿,2017年来自利变保单的比例只有2.5%。国泰人寿执行副总经理林昭廷表示,趸缴利变保单对公司体质伤害很大,国泰早就不主推了。因为转型得早,主管机关改革政策推出后,并未造成国泰业务员反弹,因为比起利变保单,他们更擅长为保户规划保障型商品。
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不只国泰,经过一整年调整,2018年南山的趸缴利变保单占率,已由前一年近98%水準降至54%,一口气减少44%,保费收入则大减484亿元;富邦人寿也减少10个百分点,保费收入减少23.7亿元。而原本利变保单就卖不多的三商美邦,占率从15.5%降至8.4%,保费收入少了4.44亿元(详表二)。
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三商美邦人寿行销长张财源表示,公司策略本来就不是以短缴别冲市占率的模式。截至今(2019)年5月底,公司销售6年期以下保单的新契约保费(FYP)是14.9亿元,占整体FYP 10.8%。「我们的宣告利率不会是业界最好的,就算商品部门努力提高1个百分点,一定有其他公司比我们多0.1%、0.2%。」业务员在外面被比下去,回公司又一直抱怨,「为了0.1%、0.2%的利率在那里苦恼,实在没必要,我们投资型保单的绩效,在业界数一数二,何必跟大家瞎搅和。」

张财源摊开自己的投资型保单的绩效表,从2008年金融海啸持有至今的报酬率超过30%,「这还不是实际的报酬率,当时我心里也会担心,所以先获利了结、停扣,等市场回稳,重新建立信心才继续扣款。」如果当时不停扣,现在帐上的获利会更高。
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不只经过景气循环的绩效亮眼,张财源拿出才入手半年的投资型保单对帐单,保单帐户价值都超过总缴保费,也就是不但有获利,还能把投资标的的手续费、帐户管理费都赚回来,扎扎实实的留住本金,而不是扣除相关费用后才看到正报酬。

投资一定有风险,张财源建议以定期定额方式来分散单位成本,若有资产拨回,就选择拨回单位数,把资金持续留在市场创造获利,是提高报酬率的方法之一。

不提倡趸缴,三商美邦鼓励业务员销售长年期、期缴的投资型保单,提供保户保障需求及退休準备。

保障不足 保户身故拿不到保额

金管会严管类定存保单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保障严重不足。曾有保户趸缴1800万元买一张保额2000万元的短年期储蓄险,结果被保险人在保单到期前半年身故,子女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,竟只拿到1800多万元,相当于加计利息退还保费。

若以一般寿险买2000万元保障,40岁男性大约只需要700多万元的保费;若以投资型寿险来安排,因为採自然费率,只需要数十万元就能买到。

建立传统寿险保障门槛 业者盼标準出炉

现在的储蓄险将何去何从?主管机关提出储蓄险加上身故保障,以兼顾保户获得稳健获利及保障的需求,至于保障比例目前尚在研议中。

不买储蓄险可以存更多保障

富邦人寿财务精算处执行副总经理董采苓认为,保单兼具保障与储蓄功能,对提高国人死亡保障有直接的助益,再者,金管会研议修正「人身保险商品审查应注意事项」,将保障型商品利润拉高、储蓄型商品利润降低,藉此促使寿险公司多卖保障型商品,希望寿险公司保障型及高龄化保单占初年度保费达60%,达标就能获得商品送审奖励,只要公布保障型及高龄化保单定义,富邦未来将配合政策逐步调整商品结构。

至于寿险保障的比例提高多少比较好?林昭廷认为要依年龄给建议,保户对家庭的责任在30~50岁时达到高峰,之后随年龄愈高而递减,过了70岁,要留给受益人的保障不需要太高。现在已有万能寿险及变额寿险标準,71岁以后,死亡给付对保单帐户价值的比例分别只需要105%及101%。「保障当然愈高愈好,但随着责任终了,比重逐步递减比较合理。」

寿险取消生存给付 年金险潜力无穷

除了提高保障,保险局朝向寿险不提供生存金及满期金的方向规划,习惯以寿险的生存金作为退休固定收益来源的人,退休后势必会出现庞大缺口,长期被忽视的年金险,将有机会被重新检视,发挥「年金」的真正价值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