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超生活 >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 >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图、文/接近无限透明的蓝

我是「瞇瞇眼」,一只所谓的「流浪猫」,不过我已经死了。
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

那时肚子好饿,飞奔至大伙儿等着「主人」放饭的地方,用力一挤却发现腾不出属于我的位置,磨蹭主人的腿却毫无反应,我不悦地发出叫声,却连自己也听不见,霎时恍然大悟:我死了。

凌晨四点,灼热刺痛感从肠道蔓延至喉头,无法发出声音,一小段回家之路摇摇晃晃走了好久,好痛、好渴,好想再被主人摸一次头,依偎在他身边接着伸懒腰。

「喵」。

我最终倒卧在「家」─主人帮大伙儿们搭设的小窝─附近的废弃货柜旁,身躯跌入浅浅的排水沟,四周杂草丛生。怎幺办?这样主人很难找到我。好痛、体内又热又冷,眼睛充斥灼热感、双脚麻痺,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息时,鼻子入了水,我再也无法清醒。

「一定要替瞇瞇眼报仇!」黑鼻仔从鼻孔中哼出愤怒火焰。

我们不是亲兄弟,但是一起长大、在田野打猎与嬉闹的革命情感点燃了他的怒气。黑鼻仔妹妹「丑猫」陷入沉思,她的大哥也是牺牲者,生性胆小的她想必感慨万分。
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

「我们该怎幺做?」小霸王双眼炯炯有神。才刚刚成年的他,体型最好,可惜欠缺实战经验。几天前深夜,面对来袭的「恶野猫」,他束手无策只能发出对峙叫声,呼唤在梦中的主人「即刻救援」。

「最古老的罗马法提到『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』,杀人就偿命啊,这不是人类最爱干的事吗?也是自然生存法则;然而,我们不会为了『杀戮而杀戮』!」平常温驯乖巧的灰猫弟弟露出利齿。他爱撒娇程度更胜我一筹,不知他何时变得如此有学问?从念法律的主人那儿听来的吗?

妹妹「坏料仔」不表示意见,很符合独善其身的个性。

「如果不报仇,谁会是下一个?你们忘了黑猫大哥之死吗?」黑鼻仔越说越气,丑猫皱着一张脸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我一如往常坐在机车上,看着他们讨论我的死与后续。悲伤主人从后门走出,望着聚在一起的大伙儿。

我不自觉地开口唤他,才想起他听不见这无声吶喊。大伙儿都得到了「下午茶点心」,是我爱吃的「鲔鱼化毛条」,年纪最轻却最爱吃的外甥女「小黑」代替我收下点心,她的哥哥小霸王慢了一步。我吞了吞口水,嚥下一股失落。
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

小霸王在稍远处把风,身手敏捷的小黑、灰猫一溜烟窜入涉嫌毒死我与黑猫大哥的「兇手」家,黑鼻仔潜伏在屋顶上,我好奇地跟在后头偷看。

嫌犯的太太果然拿着棍子欲追打小黑和灰猫,黑鼻仔早已不见蹤影。小黑及灰猫口中咬着一只奶嘴及玩具,不断地绕圈子。此际,坏料仔突然叼着一只黄毛小鸡现身,嫌犯太太更是气急败坏,沖着坏料仔狂奔去。

「黑鼻仔呢?」

我不敢相信眼前情景:黑鼻仔叼了条毛巾,放在嫌犯甫满四个月大的孙子脸上,再使力压紧,掩住他的呼吸。

一股令人害怕的恶意敲打着我的灵魂。

「不要啊、千万不可以这样做!」我使尽力气吶喊,发出足以震慑天际的叫声。顿时,捲起一阵莫名强风吹掉那条毛巾,黑鼻仔似乎听见呼唤,转头望着我。

我的灵魂化成生命之风,吹开毛巾、吹走怨恨,我正在消失。

「希望你们都过得好,放下仇恨,我们是快乐的猫咪。」

我随风而逝,在最绝望的时刻,怀抱着希望离开。

「是谁让猫咪不开心?」当虐杀事件不断上演,猫是怎幺想的?

* 谨以此文悼念日前无辜身亡的「小黑」与所有不幸失去生命的流浪动物们。

湖口「小黑」惨死水沟 阿嬷放毒鸡肉呛:有一甲田没在怕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●作者介绍/接近无限透明的蓝

书写社会与世界的忧郁。笔名取自日本作家村上 龙同名作品,希望能成为台湾的多元化写手。

●以上图文为接近无限透明的蓝原创小说,由本人独家授权键盘大柠檬使用,请勿随意翻拍与转载,以免侵权。想要了解更多请连结至个人网站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